深入边陲,少数民族不毛之地——普洱5(完结篇)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2-03 03:22

Day 1:风雨古镇,铅华洗尽也从容

Day 2:下一站西盟

Day 3:进入“普洱状态”

Day 4:浩翰星空下,邂逅布朗长歌

云海之上,古树之下

景迈山是一个适合待着的地方。最后一晚,我们在山顶的玉呢客栈留宿。早晨七点钟推开房门,远山之间停着带状的云,它们似乎给山顶盖上了白色的羽绒被,云很低,青翠的山尖露出云层,像一个个小小的孤岛。

我们站在山崖上,脚下是铺开的云海,湿乎乎的空气贴着面颊,翕动的微风,空谷无音,鸟鸣悠远,云气流转,翻转出无穷的姿态,美丽不可方物。这时脑子里好像也起了雾,迷迷蒙蒙的,忘了时间,忘记身处何地,出脱出世间一般。太阳升起,云淡了,大部分滚到了山后,只有几朵笨笨地跨不过山峦似的,低低地停在山洼里。

听老板玉呢说,有时候景迈的云久久不散,直到午后,白茫茫的一片,像是下过雪一样。但是,今天好晴,不到八点云已经散了大半。由于大家起得太早,回房间又躺了一下,吃过早点,坐车去翁基古寨转转。

我们所在的翁洼村和翁基村分界线是一棵千年古树。景迈有四个村,按村里人的说法,分布在大象(山的比喻)的不同部位,一共只有万人的村子,散居在山的各处。

翁基有茶神庙,庙里有棵千年茶树,每年布朗族过节(主要是泼水节和茶祖节,两个节日连在一起,从4月12直到19日),祭祀举行地就在庙里,几个村里的人会都来祭拜。过后,摘取茶祖树的新芽,然后新一年的采茶就宣告正式开始啦!布朗族就是这样,开采、开伐、收获前都要祈祷祭拜一番,以感谢上苍的赐予。

村里有公共的地,用来种田、种造房子用的树木、饲料田等等,村民很自觉,都不会过度开采。翁基古寨里有几棵古树,都有2500多岁,布朗族最老的茶树有1800岁。

下午去了糯干村,这是一座傣族古寨。在青山的怀抱中,傣族人喜欢住在坝子里(平地)。村落在山谷里,位置比布朗族的寨子略低。村里的老房子保留了一部分,也正在修建一些新的。寨子里最高的建筑是寺庙,他们信仰小乘佛教。

小村子被山体围绕,山上是茶树,密密匝匝的茶树叶里藏着茶树果,挤开一颗,里面立刻流出清凉的汁液,夏天如果中暑了可以吃上一两颗,也可以取其汁液敷面或手足,有消炎杀菌作用,还可以作祛痘之用。

山里的生活总是让人留恋。路旁的凤凰树,树冠上满是粉色的花,灿烂如一片红云;紫色的三角梅则攀上另一棵数米高的大树,蔚为壮观,让人惊叹。天上,一边一块乌云下,灰了一大片,那是在下雨;另一边则是一块亮云,缝隙里是蔚蓝的天空。

就要告别普洱了,汽车在路上奔驰,左一个弯,又一个弯,绵延不绝的绿色……又开始下雨,车窗被划出一道道斜斜的水痕,时间过得好快。我们挥一挥手,带不走一片云。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