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搞第四十二期丨复盘2017影业江湖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1-29 16:13

【Part A】六大民营电影公司2017年战绩

万达影视:重回高位,变身巨无霸

  一线电影公司中,2017年在总量上表现最突出的是万达影视。其参与出品和联合出品的电影多达25部,累计总票房近144亿,是历年之最,也是所有电影公司里最高的。

  这些电影里,包括了《西游伏妖篇》、《战狼2》、《羞羞的铁拳》这些超级卖座国产片,也包括了《神奇女侠》、《蓝精灵3》这样的好莱坞大片,以及《英伦对决》这样的中美合拍片。

  万达影视成立于2009年,真正做电影是2011年前后。2014年取得突破性成长,参投了《北京爱情故事》、《催眠大师》等8部卖座片。2015年达到阶段性巅峰,主投的《寻龙诀》、《夏洛特烦恼》、《煎饼侠》、《唐人街探案》、《滚蛋吧!肿瘤君》部部大卖,总票房在所有民营电影公司里遥遥领先。2016年,从抛物线顶端落下,参投的6部国产片只有《火锅英雄》和《追凶者也》票房过亿。2017年,又重新站回了高位。

  但并不是说,万达参与电影的总票房最高,就一定赚的最多。每部电影的最终收益,是要看它所占的投资比例。比如《战狼2》,主要出品方有6家,联合出品方有8家,占最大头的是吴京自己的登峰国际和制片人吕建民的春秋时代,像万达这样的联合出品方,拿到的投资比例可能很低了,最后的分成当然也就没有那么多。

  万达2017年的片单中,除了《记忆大师》、《解忧杂货店》、《十万个冷笑话2》、《父子雄兵》、《决战食神》、《绑架者》、《兄弟,别闹!》、《情遇曼哈顿》、《美容针》是自家主控外,其余多数卖座片,都只是以加镑投资的方式参与。

  但在当下钱找项目的热潮下,好项目都是各家公司挤破头想投资而不得,万达能参与这么多大项目,也是其实力的证明。以前,坐拥垄断资源的国企中影集团就扮演着这样的角色,每年的不少大项目它都可以参与投资。现在,有钱,有国内及全球最大院线,有影视城等资源的万达,也变成了甚至比中影还有更大参与权的电影业巨无霸。

华谊兄弟:运势反弹,爆款高利润

  华谊兄弟2017年投资的片子不多,但出了《前任3》、《芳华》这样的爆款,还参与发行了票房黑马《摔跤吧!爸爸》,利润率都超高。

  《前任3》据说制作成本3000万,预测其最终分账票房(不计入网上售票平台的服务费)可能达到20亿,那投资方的分账收益在7.8亿上下。减去制作成本,及未知的发行、宣传、营销费用(假设2000万-5000万),净利润至少在7亿以上。华谊是这部电影的最大投资方和发行方,如果投资占比在30%-70%之间,净收益就至少有2.1-4.9亿。

  《芳华》制作成本1.3亿,分账票房超过13亿,投资方分账约5亿。假设发行、宣传、营销成本在7000万以下,最终净利润超过3亿。两家最大投资方是冯小刚的东阳美拉和华谊,华谊此前收购了东阳美拉70%的股权。等于是说,《芳华》的最大受益方,也是华谊。

  《摔跤吧!爸爸》这部批片的引进比较复杂,说法也不一。可能的组局方式是,进口和所有引进片一样,都是由中影统一进口,华夏负责发行。和印方公司有长期业务往来的孔雀山和创世星这两个由同一人掌控的公司是协助买进方和协助宣传方。华影天下参与发行。

  关于引进成本,一种说法是,中国引进方先给到印度片方50-60万美金的低保底,随后双方商议保底票房,加上网络和电视播映版权收入,引进方回本后,双方开始分账。分账比例为引进片方和执行方拿65%,印度方拿35%。另一种说法是,按票房的阶梯式增长,会给印度片方相应奖励,但这不是通常意义的保底操作方法,因为不存在保底预期目标。

  《摔跤吧!爸爸》最终分账票房11.92亿,除去电影专项基金和税,按进口片25%的分账比例,发行方能拿到约2.73亿分账款。华影天下作为参与发行方,多少能分到一笔。华影天下是叶宁从万达跳槽到华谊后组建的一个发行联盟,华谊持股51%,是控股股东。

  另外,华谊还参投了周星驰的《西游伏妖篇》。该片传言的制作成本是4.4亿,宣发投入1.2亿,有公司30亿保底发行。华谊曾低价保底过《西游降魔篇》,最后票房奇高,因分账上谈不拢,跟周星驰的公司闹了官司。到《美人鱼》,华谊没再参与。据说叶宁入主华谊后,专门找了周星驰的公司谈和,又让华谊上车投了《西游伏妖篇》。

  华谊作为最老牌的民营电影公司,一直是行业领头羊。但电影业爆发式增长的这几年,一是没跟上明星新导演、IP改编、青春片、喜剧片这波热潮,一是原来的合作者不少被别的公司挖走,让华谊的战绩相对光线、乐视这些后起者,显得暗淡了一些。尤其是2016年,《摇滚藏獒》、《罗曼蒂克消亡史》等高投资电影票房失利,单片亏损不小。2017年对华谊来说,算是一个大反弹。

光线、乐视滑落,风水轮流转

  跟华谊相反,前几年风光的光线和乐视,今年相对有些滑落。

  光线从2012年的爆款《泰囧》起声名大振。此后电影业务进入快速上升通道,《致青春》、《匆匆那年》、《同桌的你》、《分手大师》、《爸爸去哪儿》、《左耳》、《港囧》、《恶棍天使》、《从你的全世界路过》、《大鱼海棠》、《美人鱼》,紧抓明星导演,力推IP改编,主攻喜剧、爱情、综艺节目衍生、动画几大热门题材,以小博大,赚的盆满钵满。到2016年,光线参与出品电影的总票房近60亿,把博纳、华谊这两个老大哥远远甩在身后。

  2017年,光线按老套路出牌的明星导演处女作《大闹天竺》,热门IP改编作《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心理罪之城市之光》,都因为口碑不佳,票房未达预期。豆瓣、猫眼评分不错的《缝纫机乐队》、《嫌疑人X的献身》、《春娇救志明》、《大护法》,也都没能成为爆款。

  乐视影业是光线影业原总裁张昭出走光线后,投奔乐视,在2011年创办的,是一家相对比较新的影业公司。但因为业务发展迅速,几年内便跻身民营电影公司前六大。2012年引进发行高票房批片《敢死队2》,2013年签约从新画面抽身的张艺谋,以及投资发行话题性爆炸的《小时代1、2》,都是乐视影业的风光之时。2014年,乐视有《归来》、《熊出没》、《老男孩之猛龙过江》。2015年有《爸爸去哪儿2》、《九层妖塔》《何以笙箫默》、《儿从天降》。2016年《爵迹》、《盗墓笔记》、《长城》三部大片连发,风头很劲。

  2017年,乐视变成了以中小制作为主。仅有的一部大片《奇门遁甲》,据说制作成本2.5亿,票房才收了2.84亿。其他如《心理罪》、》《“吃吃”的爱》、《那一场呼啸而过的青春》、《皮绳上的魂》、《推理笔记》,要么票房未达预期,要么票房奇差。能看到确定赚钱的就《熊出没4》、《冈仁波齐》。而母公司乐视集团的资金链危机,势必还会影响到乐视影业的发展。

  风水轮流转,在2017年的电影市场应验了。这背后的驱动力,只能解释为观众喜好和审美的变化。有高关注度,但是口碑普遍糟烂的明星导演作、热门IP改编作、青春片,在顺应了这几年影市的野蛮增长后,开始退热。接下来,该是好电影的战场了。

星美“退场”,嘉映崛起

  顺着这种大势而起的,还有嘉映影业。嘉映是2012年注册的一个厂牌,覃宏掌事。覃宏是星美传媒集团董事长,原来他出品的电影,都是在星美影业这个厂牌下。

  星美影业2003年成立,多年来投资了《青红》、《投名状》、《南京!南京!》、《爱有来生》、《赵氏孤儿》、《最爱》、《杀生》、《王的盛宴》、《中国合伙人》、《亲爱的》、《黄金时代》等很多有文艺情怀的电影。但是在2012年后电影市场快速增长的这几年,星美的节奏显得相对很慢,市场占比和受关注度很快下滑。

  经过几年的蛰伏和准备,覃宏用嘉映这个新厂牌再次亮相。因为星美是更为庞大的娱乐集团,旗下有旅游、通讯等多项业务。覃宏本人更想专注于做电影,所以创立了嘉映,看起来像是一种重新出发。

  2016年,嘉映出品的电影有《使徒行者》、《铁道飞虎》、《七月与安生》,看起来都大赚。2017年数量增长到七部。其中《功夫瑜伽》、《绣春刀2》、《喜欢你》、《妖妖铃》票房都不错。《嘉年华》没多少票房,但赢了口碑。

  电影业大佬里最有情怀的文艺商人覃宏,在学习理解市场后,决定顺势而为,而不是逆流而上。“但在顺势的过程中要把握一些原则性的做事方式,我不会丧失我的文化追求。”

博纳:战绩稳定,为三巨头“打工”

  在几大民营公司中,博纳多年的业绩都比较稳定,片子有大有小,有赚有亏,总票房一直保持在中上的位置。博纳也是几大公司中特色最鲜明的一家,就是跟香港导演及公司合作非常紧密,也可以说是对香港导演的依赖性特别强。这有历史的基础,博纳创办当初,就是以代理发行起家的,发行最多的,也是港片。

  2017年,博纳参与出品的十一部电影中,其中《追龙》、《建军大业》、《拆弹专家》、《狂兽》、《荡寇风云》、《明月几时有》六部是香港导演的作品,合作方中包括了英皇、银都机构、太阳娱乐文化、寰亚、寰宇等几乎所有香港最有实力的电影公司。

  博纳也是唯一曾在纳斯达克上市的国内电影公司,但因为融资不利,股价不振,市值偏低,最后选择了退市,目前正在运作国内A股上市,估值160亿。在融资过程中,腾讯、阿里巴巴、万达三巨头,都入股成了博纳的股东。于冬的名言“电影公司未来都是给BAT打工”似乎正在成为事实。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